游戏技巧当前位置:主页 > 游戏技巧 >
一路创新 笑傲舞台时间:2019-09-17   admin
    作为最有票房的京剧演员之一,史依弘一直没有停止对京剧的探索。十年前,她曾大胆将《巴黎圣母院》搬上京剧舞台,这两年,又相继推出“梅尚程荀史依弘”专场、京昆传奇《铁冠图》等令人耳目一新的舞台作品。今年,她把香港经典武侠电影《新龙门客栈》搬上了京剧舞台。这也是国内第一次用京剧形式改编武侠电影经典。新编京剧《新龙门客栈》5月在上海大剧院首演,史依弘在剧中一人分饰两角引起轰动。如今,这部作品来到了北京,9月13日、14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,和北京观众共度中秋佳节。史依弘笑言,每年“五一”都会在上海和大家过“劳动节”,9月则和北京观众过“中秋节”,以戏会友,相聚舞台。记者为此专访史依弘,听她畅谈《新龙门客栈》的创作历程,以及不断探索创新的心路之旅。
 
    一人分饰两角 用传统艺术呈现民族精神
 
    记者:为什么想要把电影《新龙门客栈》这样一部武侠经典影片改编成京剧搬上舞台呢?
 
    史依弘:创作京剧新编戏不容易。十多年前,我跟高牧坤先生聊有哪些戏可以创新搬上舞台,说到《新龙门客栈》这个电影,我们都很喜欢,他说这个戏很适合我的气质,文的武的都能展现。这十多年来,我心里一直想着这个事,一定要做,不做太可惜了。每次我想排一个新戏,都会请教身边各行各业朋友的意见,如果大家都反对,那说明很难做,但大多数人觉得《新龙门客栈》可以做,都很想看,因为它的题材很吸引人。在我们的《新龙门客栈》中,唱念做打表演都有,内容很丰富。另外这个戏特别重要的一点,讲武侠精神,我们希望用中国的传统艺术来呈现中国的民族精神。
 
    记者:你在京剧《新龙门客栈》中一人分饰两角,既扮演电影中张曼玉主演的金镶玉,又要演林青霞扮演的邱莫言,两个人物性格截然不同,但戏份都很重,你是怎么看待这两个角色的呢?而且剧情需要两个人物同时出现在舞台上是怎么处理的呢?
 
    史依弘:我特别喜欢金镶玉这个人物,她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好女人,但她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。在方圆几百里的荒漠中就这么一个客栈,她要面对各种人,所以这个人物很丰富,也挺难拿捏,亦正亦邪,一方面贪财好色,另一方面又很有性情,是一个非常有独立精神、极其自我的现代女性。她很美很妩媚,也很泼辣,是沙漠中的一朵野玫瑰。这个女性形象从传统京剧中借鉴不到,对我来说很有挑战也很有吸引力。邱莫言则更接近中国传统女性,内敛,顾全大局,有奉献和牺牲精神。能够同时演绎这样两个角色,对于演员来说,太过瘾了!
 
    记者:听说你不仅在戏中一人演两个角色,而且还担当这个戏的制作人?
 
    史依弘:是的,这也是我自己第一次独立担任制作人,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从中学到很多东西,很有趣,很有收获。做制作人,各个方面的心都要操,最重要的是组建一个非常好的团队。我们的编剧是个年轻的老戏迷叫老信,他写了三年,改了七八稿,中间多次从北京飞到上海,费了很多心血。导演胡雪桦是我很好的朋友,他以前也曾学过几年京剧,我们之前也曾合作过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版《霸王别姬》,他从那个时候开始一下子就被京剧迷上了。当时我们连彩排带演出一共14场,他几乎天天看,每天都能看出不一样的精彩来,他说京剧真的太好看太有魅力了。我请他来导《新龙门客栈》,因为他虽然是电影导演,但他爱京剧,又有不同于传统京剧的思路。他花了四个月排练,天天跟演员在一起,我们京剧院都惊呆了,现在有哪个导演能像他一样?我们也没什么钱,他就是出于热爱来做这件事。我们还请了费玉明、金复载、董为杰创作音乐,音乐很有画面感。服装设计是和我合作多年的蓝玲老师,她必须在一分钟内把我从头到脚从金镶玉变成邱莫言……我们这个团队,都是一群特别敬业特别靠谱特别有趣的人,大家都愿意花心思一起往前走。我们没有去模仿电影,因为电影是电影,京剧是京剧,是完全不一样的,无论是讲故事的方式、还是塑造人物的方式,都不一样。
 
    创新总会带来争议 但绝不能停滞不前
 
    记者:你总是去做这种具有大胆创新精神的尝试,而创新也必然会带来争议,会有不同的声音出现,对此你是什么态度呢?
 
    史依弘:我从1993年就开始创新,创新是非常难的,创新必然会带来争议,肯定会有人喜欢,有人不太喜欢,这都很正常。像我们这出《新龙门客栈》,从剧场效果和观众反应来看,大多数人是喜欢的,是觉得好看的。演出结束的时候我们赢得了满堂彩,气氛超出了我的想象,这是让人欣慰的。无论是从演员角度还是制作人角度,我都觉得努力没有白费。一个新戏出来,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,我们尽力了,认真交出了一份答卷。
 
    记者:是什么样的动力支撑着你一直去做各种各样的创新和尝试呢?又是如何承担随之而来的各种压力呢?
 
    史依弘:年少时,荣誉来得太早,心中没有足够的准备,22岁获得梅花奖,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,更令我感到不安和恐慌,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,怎么就拿了奖了,成了一级演员了?那个时候也有人对我的声音、文戏有所批评,所以我就开始补各种课,读书、上声乐课、学表演、学昆曲,刀马旦也学,花旦也学,学传统戏,也学现代戏……我真的下了很大功夫。从武旦到青衣,太难了!但如果我什么都不做,被人叫做艺术家,那我会觉得很不安,演员怎么可能停滞不前,抱着一出戏就吃到老?我胆子大,没有什么条条框框,没有什么禁锢。我从六岁开始学习武术,十岁开始学习京剧,学习武旦,这些都对技术要求很高,就跟杂技演员一样,不能失手。但舞台上可能会遇到各种问题,所以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会经历很多,老师教我一点点克服过去,这样心理素质就会非常稳定。到了三十五六岁以后,才慢慢悟到舞台是怎么一回事儿,明白该怎么把观众慢慢引领导到你的世界来。这几年我特别想做些作品出来,因为这几年正是能唱能演的时候,各方面都到了比较成熟的阶段,判断力也一点点积累出来了。我比较想做表现独立思想女性的作品,期待遇到合适的剧本。
 
    感恩时代和机遇 探索京剧的未来
 
    记者:京剧艺术受到各种新生事物的冲击,整体市场环境并不是特别理想。但我看你的演出票房总是很好,上海大剧院两千多人的观众席都爆满,到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票房也都很火,观众反响很热烈。
 
    史依弘:很多年以前观众还都没有习惯买票看戏,我曾经经历过拉开大幕,台下只有两三成观众,那个时候会觉得特别悲哀。当你想脚踏实地,却没有人理你的时候,能够咬着牙挺过来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。我当初就是这么咬牙挺过来的。不过这些年,观众开始越来越多了,也越来越清醒了。因为观众文化素质整体提升了,大家看了太多的东西,看完以后,觉得中国京剧还真的很有魅力,于是就想回剧场来再看一看。如果这个时候给他们看到一部好戏,那他们一下子就会被吸引。如果有更多的好戏,带来更多的观众,这个事业就会慢慢好起来。
 
    记者:你认为如今的环境对于京剧来说怎么样?
 
    史依弘:观众对传统艺术的需求开始回归了,他们想看戏,想看到好戏,想了解京剧,这样的变化也会督促我们努力加油。我很感谢时代和机遇,也感谢各方面的帮助与支持。我们这代人是属于承上启下的一代,如果我们这代人也都在“温水煮青蛙”,那么后面的人连希望都看不到了。如果他们看到我们这代人还在拼命,还在努力,还能得到观众的认可,这样他们还能看到希望,还能有信心。
 
    记者:除了戏曲艺术,你还喜欢什么呢?
 
    史依弘:我喜欢旅行,去看世界。舞台上的两个小时,其实也是演员一生的积累。舞台艺术是和人生有关的,和人的情感有关的。所以你要接触这个世界,要有自己的审美和判断。